改了无罪但国家赔偿迟迟拿不到 报道后第三天法院发款并致歉

2020-04-23 推动的力量 推动的力量
浏览
广告图1

贵州某政府部门会计李义蒙冤入狱数年,经申诉他被改判无罪,也拿到了国家赔偿决定书,但是 ……钱却迟迟没拿到。 李义向 财经杂志反映了情况。 财经杂志做出报道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纷纷 跟进,财经杂志报道后的第三天,法院给李义发了赔偿款,副院长代表院长向李义致歉。



1

求助媒体 被改无罪后国家赔偿拿不到



李义,原系贵州黔西县私房改造办公室原副主任兼会计,1999年8月被法院终审认定任职期间模仿领导签名报假账骗取公款,贪污22000余元,以贪污罪判刑2年。


李义狱中申诉,无果,2000年出狱后他继续申诉,历经12年,2012年11月法院认定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李义无罪。法院还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赔偿李义16.6万余元。


李义觉得太少,认为应赔偿各项损失近300余万元,但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维持了16.6万余元的赔偿金额。


李义最终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结果。但时间过去近半年,这笔16.6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金李义没收到。


李义感到难以接受。“当时判我,就都是强加的、莫须有的事情,没有证据的。(现在)交了(申请书)以后,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该22天就应该办完,但是他们迟迟都不兑现这个赔偿决定。”


于是,李义向财经杂志反映情况求助。



2

采访法院领导 报道后形成新闻热点




《国家赔偿法》第37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自收到支付赔偿金申请之日起七日内,依照预算管理权限向有关的财政部门提出支付申请。 财政部门应当自收到支付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赔偿金。





负责此事的是财经杂志记者张剑。


张剑对接受采访时李义说的一句话记忆犹新,“最严肃的国家赔偿决定,却成了迟迟不能兑现的司法白条”。这句话,张剑写到了稿子里。


为什么李义的这笔总额并不多的国家赔偿款,迟迟不能到位?就此,财经杂志记者张剑采访了相关法院。“当时沟通并不顺畅,我和法院联系过多次,法院工作人员没有正面答复我的问题,还问了稿子将来要发到财新杂志哪个版块,什么时候发。”


2015年6月30日,财经杂志刊发了报道。报道不但引起社会关注,也引起了中央级媒体的关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栏目记者王逸群也采访了李义和相关法院,法院的一位副院长接受了采访。


“按照法律规定不是22个工作日就应该有个答复吗?为什么现在都没有研究出来?”


面对记者的追问,这位副院长表示“正在研究”,“有一些特殊的问题和情况”,并称已经通知李义明天上午来法院交流。


7月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栏目作出追踪报道,上述采访内容都被写入报道中。之后,新华社、北京晚报等国内媒体纷纷追踪报道或转载,形成新闻热点。



3

首篇报道刊发两天后 法院发款并致歉



7月2日,法院主动联系并接待了李义,承诺一天时间内落实这笔国家赔偿款。当天下午4点半,李义给记者打电话报喜,说赔偿款领到了。李义告诉记者,这次法院的态度很真诚,事情算是解决了。


7月3日,中国之声再次追踪报道。报道中提到,法院一位副院长受院长委托,代表法院针对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给李义及时兑付国家赔偿金一事表示歉意,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


事后,李义给财经杂志记者张剑送了一面锦旗,以表示对媒体的谢意。



4

记者感慨 国家赔偿本是天经地义的事


推动的力量: 采访这个案子,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张剑: 这个事情其实很简单也很清晰明了,国家赔偿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冤案得以昭雪,但国家赔偿金被拖欠,这十分罕见。我在政法口做报道这么多年,也认识一些律师朋友。大家了解到这件事后,都说以前没听说过。


推动的力量:采访过程中,有阻力吗?


张剑: 采访过程中,和法院的 沟通并不顺畅。 采访时,法院工作人员没有回答我提出的问题,说让我等回复,但回复一直没给。在事实清楚、报道证据已经很充分的情况下,我撰写了稿件发出了报道。没想到这么快,事情就解决了。




推动的力量

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物美张文中案、海南高院副院长贪腐案等等,相当一部分的翻案、洗冤、贪官落马的背后,都有着媒体力量。 媒体记者对中国法治建设的贡献,理应被记录下来。每个经典案件都是校园学子们学习、法律人士交流研讨的绝佳范例。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学院一直关注实务,与国内一众资深法治媒体人保持着交流互动。为此, 政法宣传与舆情研究中心做了这个自媒体——“推动的力量”。


未来,中国政法大学新闻学院政法宣传与舆情研究中心还会邀请参与这些报道的媒体人到高校做讲座、以沙龙或论坛形式进行交流,相关文字将通过出版社、专业期刊集结出书。


让我们一起为法治共勉!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看当事记者新闻报道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推动的力量